第二章 天元神宗(1 / 1)

谭离传 机械哥 3609 字 4天前

天元山脉连绵起伏,诸峰高耸入云,山阴处有一条大河,古名为幽水,因山势起伏较大,常年水势汹涌,常人很少问津。虽然依山傍水,向来都被风水师喻为风水宝地,然而由于山势太过凶险,水势也太过湍急,所以这附近的住户很少,而且天元山脉的山林也是多有凶兽出没,所以住在附近的住户就更加少了,有也是零星几户,多是靠山吃山的山野猎户。山阳处,山林茂密,从山脚到山顶都是茂密的林木,一般人也很难向上走,所以这零星的几户也是多排在山脚处的树林边缘。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天元山脉最为出名的不是他的奇骏高耸,也不是它的奇禽异兽。而是在天元山脉主峰玄正峰上有一处修仙圣地,天元神宗。

玄正峰高耸入云,奇怪的是山顶处就好像是被一把剑削过一般,非常平整。而天元神宗的主殿也是坐落在这里。天元神宗创派至今也有千百年历史,却默默无闻,然而一次魔兽的入侵却让天元神宗开始真正进入大家的视野。

大约在300年前,一群魔兽从天元山脉冲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些魔兽是来自原本的天元山脉还是从其他地方跑到了这里。这些魔兽异常凶残,个头比普通凶兽大了不只两倍。一路上毁了不少树木和房舍。因为原本天元山脉边上住户也不多,所以危害还没那么大。但是再过十里就是人口聚集的大城市,鲲京城。当魔兽到了鲲京城,原本用来防御的护城河形同虚设,有一些体型大的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城墙,而有一些体型较小的则是靠着其他魔兽的身体爬了上去,仿佛这些魔兽是有指挥的一般,每种魔兽都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来进行一场有计谋的攻城战。因为刚好是夜里,虽然魔兽嘶喊声响彻天地,也有一些刚刚冲出家门的人连衣服也没穿。死伤相当惨烈。

后来有记事官这么记载这场险些让鲲京城面临被屠城的灾难:乾灵贰零伍年,时鲲京有魔兽来袭,魔兽身长不以尺量,甚慧,屠万余人。幸有城主鲲元氏,携天元众仙,力拔山河,于城内,战数月,以大威能斩魔兽于城中。然城主力竭,死于魔兽退之时,举城哀叹。为颂其功德,于城主府前立神像,佑我鲲京。

就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魔兽屠城事件,不仅使城主鲲元氏族巩固了自己在鲲京的统治,也让天元神宗真正的进入公认的修仙宗门。与当时已颇负盛名的仙剑派,凌云派,洗尘派,潇湘派,璇玑派,洛水宗和映月宗,合为三宗五派。因为彼此相距甚远,因此也没有什么矛盾,百年来相安无事。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统治这片大陆的也是目前正当盛年的乾灵王朝。乾灵王朝也是刚创立百余年,上一代统治的王朝是玄英王朝,因其在后期施行暴政,百姓不堪其苦,于是有平民揭竿而起,当时的领袖又努力说服了几个修仙宗门,群起而诛之。当联合军攻破王城的时候,玄英王朝最后一任帝王谥号玄灵帝,自缢于殿内横梁上。三尺白绫遍布整个皇宫内院,因为在皇城的城门被攻破时,玄灵帝就下令后宫所有妃嫔与其一同赴死。而玄灵帝自缢当日,开国皇帝自封乾灵,意为结束才是新的开始。百姓念其功德也自觉避讳带有“乾”和“灵”二字。据说仙剑派,原本是叫灵剑派,也因为避讳而改名仙剑。当然坊间流言,可信也可不信。

还有坊间流传最诡异的野语就是当时的乾灵帝登基正式入主皇宫的头天晚上,皇宫内院哭声四起,凄风苦雨,有哭诉自己年纪轻轻,还有大好年华就早早离世的,也有对乾灵叛党的哭骂,还有少女的呜呜轻咽,老妇的骂街哭喊,好不凄惨。与乾灵帝一同征战的修仙者也是无奈,称怨念太深,须火焚之。一场大火烧了七天七夜还没有结束。

乾灵帝换了宫殿选了位于大陆中部的飞云城作为皇城,然而没享几年清福,竟莫名染疾驾崩。之后继位的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乾真帝。而年号因为上任皇帝功勋卓著就一直也没换,也是表达着在人们对这位带领他们脱离苦海的开国皇帝的敬爱,也为了表达他虽然死了却一直活在百姓的心中。

天元山脉主峰玄正峰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年,从水里冒出了头,努力的游向对岸,刚碰着土地就用力一撑,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岸上,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努力的挤了几下,等快干了才悻悻的靠在岸边的树上。

“这小妮子也太霸道了吧,陪练就只能我挨打,稍微碰一下都不行。还好昨天师娘过来,不然我怕是真的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唉,可惜了我这张帅脸啊,她打我难道都不觉得心疼吗。”

“糟了,还有早课,我这......烦死了,等我哪天逮到机会,这仇一定得报。”

谭离用手抓着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拧了拧,等实在拧不出水了才作罢,还好没怎么着地所以不是很脏,就手腕哪里,因为上岸的时候碰了点泥。拍了拍皱着的衣服,一脸无奈的向早课的上课地点跑去——玄天阁。

“站住,谁叫你进来的。给我站外面!”梅辰风长老是玄正部的三长老,虽然正值壮年,但是人又高有瘦,面部两颊无肉内凹,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已经饿了几个月了。这时,梅长老一脸气愤,原本就瘦削的脸因为生气皱眉显得更加瘦了。

原本坐着上课的弟子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都纷纷望向谭离,有几个已经开始切切私语的讨论起来。离谭离远的弟子因为是坐着看不到谭离的情况,偷偷摸摸的起身。

“干什么,干什么,造反啊。都给我坐好了,头摆正。不想学了是不是,谁不想学就给我从山上滚下去,我天元神宗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抢破头都想来修仙的人。”三长老提高了点嗓门,凶神恶煞的回头教育课堂上的弟子,接着就缓步到门外走向谭离。

三长老从上到下看了眼谭离,一脸怒容道:“说,早上干嘛去了,我的课你也敢迟到,要不是看你可怜,你这种出身的我看都不会看一眼。还有要不是掌门求情,我会让你来上我的课,早把你赶下山了。别以为你学了几年,就自以为长本事了,你这点微末道行,外面随便一个修仙的就可以把你打的渣都不剩,现在不好好学,还迟到,你真是长本事了。”说着就抬起手想要拍谭离的头,但想想又收了回去。

“说!我倒是想听听你这嘴巴能蹦出几个字来。”

谭离听着这几句话就觉得有点耳熟,因为万年不变的几句也是一次不拉的全都用上了。每次教训他都有这几句。他也是无奈,来这天元神宗已经快六年了,但是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当时把他带上来的就是现在的掌门,柳宗青。也就是柳雪儿他爹。他唯一能记起来的一句话是柳宗青说的:“孩子,这里就是你的家,你父母把你抛弃在山脚下,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当时他听的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来大点才慢慢意识到可能掌门这么说也是为了让他绝了找父母的念头,因为这么小就被带上山的也多半就是被父母抛弃,要么就更惨点可能就是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所幸掌门一家都对他非常照顾,尤其是师母对他特别疼爱,他也慢慢的忽略了这个念头。当然有利有弊,在得到家人的关怀的同时也引起了某个人的强烈反感。那就是柳雪儿。说起来谭离和柳雪儿也算是青梅竹马,在一起生活了将近四年,也被柳雪儿欺负了四年,毕竟柳宗青在柳雪儿很小时候就就给她吃了很多灵药,包括洗净伐髓的净灵水,据说这是柳宗青在还未当上掌门的时候一次外出讨伐一个邪派宗门时候搜到的,相当稀有,一直都是世家豪门,乃至修仙宗派渴望而不可及的神药。所以从小谭离便被柳雪儿欺负。直到两年前因为要学习仙术,才转到校舍居住。还以为终于获救了,在搬离柳家的时候独自一人提前到校舍举行单身狂欢。可是好景不长,比谭离还小一岁的柳雪儿也是央求父亲提早学习仙术。柳宗青再对他女儿严厉也经不起柳雪儿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无奈之下也只能小小的用一下特权,当然这对其他弟子也不影响。